接昨天:再说那蛇精的老婆在山洞中见丈夫外出挺长时间还不见回家,觉得不太妙,于是它叫上自己的儿子亲自寻找一趟。娘俩刷刷一阵急行军来到了离大树不太远的地方,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及生人味,那地上也升起一股妖气,她觉得事情严重,丈夫凶多吉少!

这时女鬼也停止了和孙生的欢乐,说声不好,女蛇精又来报仇了。她起身腾空一跳,到了大树杈上抬头一看果真不差,一大一小的两条蛇正急奔而来。她下树后先让孙生手握尖刀藏于大树后,小蛇不攻击你不要主动出击,孙生点头。女鬼手提宝剑绕到两蛇侧面,伏于地上,见大蛇靠近,出其不意将蛇精当腰刺了一剑,蛇精一惊,摇身一变成了个女夜叉相貌,牙如利剑排列,目光似电光闪闪,长爪弯腿,吼声如雷。要是人不用打,一看就得吓个半死。蛇精手拿一杆大针锥,有米半长,她不挥不舞只管往前刺,刺不着便罢,一旦刺着就是个透心凉!女鬼一看这是什么武器呀,是老太太纳鞋的针锥,差点笑出来。但她不敢轻敌,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蛇精因报仇心切,又挨一剑恨不得一锥子扎死女鬼,所以就得主动出击,她一针刺去,女鬼一闪身躲过这针随即转身手起剑落,针锥被削掉了一截,蛇精暗吃一惊,心想她是那路神仙竟这般厉害?蛇精那里知道女鬼为报仇练了百年的武功,蛇精厉害只是对人而言,和女鬼比有一定差距。她们在地上在空中一上一下拼命地厮杀

再说那小蛇一看自己在这里也插不上手,它又看见一个人藏在树后,就主动追去,它刷刷地爬过去一下把孙生缠绕在了树上,胳膊上半截不能挥动,喘气困难,一会憋得从鼻子里往外流血,小蛇把头伸在树下接血喝,如此下去孙生必死。但他想起了自己买得老鼠药,于是右手丢刀从口袋里掏出来药来,捏碎顺着鼻血流下去,蛇光顾喝血根本没看见他血里掺了什么,即使看到也不知道是致命的老鼠药,它又喝了两口血后,觉得身体麻木无力,呼吸困难,不一会蛇身就松散了,落在地上闭了眼。孙生哈哈一笑,拣起刀来连挥几下把它砍成几截,想活没门!

这时,孙生高兴,什么也不怕了,原来蛇就这样草包!他提刀去观女鬼大战蛇精,孙生喊,那小蛇让我杀死了!蛇精一听这还了得,一个人就能把我儿子杀死,他是什么样人啊?她头脑一走思,女鬼挥过去一剑,蛇精的腰被斩为两截,还没等蛇精反应过来,女鬼又上前一步宝剑再起,蛇精那夜叉头颅也掉了,它朝儿子尸首方向骨碌骨碌滚了几下就不动了。

女鬼和孙生大获全胜,女鬼一看孙生还有胆量甚是喜欢,请他到她家去一坐。他问你的家在何处,女鬼冲树后不远处用手一指出来一处四合院,里边鸡鸣狗叫十分热闹。进家后两人分宾主坐了,女鬼并留下孙生吃饭,吃完饭后鬼女对孙生说,我也不留你了,一会我得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也许以后咱们永远也见不了面,但我会永远记住你——好人孙生!(201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