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美国教育技术思想流变过程可以发现,“媒体”和“学习”这对范畴相互影响、融合,成为推动美国教育技术思想创新和发展的重要动因。两者之间的交互作用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使教育技术呈现出不同的形式,并涌现出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代表人物。学习科学领域的出现加深了这二者的融合,对教育技术的理论创新和实践领域的拓展带来新的启示与方向。美国教育技术思想的历史流变对我国教育技术领域学科体系与理论的成熟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

美国;教育技术;学习;媒体;思想史

作者简介:贺国庆,男,湖南桑植人,河北大学教育学院教授,院长,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外国教育史研究,河北
保定 071000;段爱峰,男,河北保定人,博士研究生,河北大学教育学院,河北
保定 071000,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浙江 宁波
315211,主要从事教育技术基本理论研究

内容提要:审视美国教育技术思想流变过程可以发现,“媒体”和“学习”这对范畴相互影响、融合,成为推动美国教育技术思想创新和发展的重要动因。两者之间的交互作用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使教育技术呈现出不同的形式,并涌现出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代表人物。学习科学领域的出现加深了这二者的融合,对教育技术的理论创新和实践领域的拓展带来新的启示与方向。美国教育技术思想的历史流变对我国教育技术领域学科体系与理论的成熟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

关 键 词:美国 教育技术 学习 媒体 思想史

标题注释:2014年河北省教育厅青年项目“美国教育技术学术思想发展研究”

当前,信息技术的发展为教育改革提供了新的机遇与挑战,世界各国对教育技术领域都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有学者认为“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运用是导致教育领域彻底变革的决定性因素”,教育技术成为教育改革的制高点和突破口[1]。迎接这一挑战需要教育技术领域人员更新观念与思想,把握教育技术的本质及其演变发展的趋势与规律[2]。美国是教育技术学科的发源地,在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中,始终走在世界教育技术研究与实践的前沿。深入、系统地梳理美国教育技术学科发展的思想流变是掌握世界教育技术理论与实践发展趋势的有效途径之一。美国教育技术思想的发展轨迹是如何的?教育技术如何在教育实践中发挥其作用?对这些问题的判断与相应的行为结果构成了不同时期美国教育技术思想的主体。

在美国教育技术学发展过程中,“学习过程”和“学习资源”[3]成为教育技术领域研究的核心对象,形成了以学习资源、媒体技术为研究重心的“物理科学的”教育技术与关注学习过程研究的“行为科学的”教育技术两大流派[4]。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罗伯特·瑞泽(Robert
A.Reiser)教授将教育技术历史发展划分为教学设计的历史与教学媒体的历史[5,6]。我国学者桑新民教授在考察美国教育技术理论研究发展的基础上,将美国教育技术主流理论体系划分为“媒体”和“学习”两大派别。媒体派“最早形成,并长期占主导地位,以芬恩等人为代表,美国印地安那大学是此派的学术重镇”;学习派“成员大多有心理学的学术背景,其中最有影响的代表人物是斯金纳(B.F.Skinner)和加涅(Robert
M.Gagné)”[2]。“媒体派”与“学习派”两大主流学派相互影响、融合,成为贯穿整个学科发展的逻辑主线[2,7]。本文以历史梳理为主要方法,试从美国教育技术“媒体派”学术思想与“学习派”学术思想的碰撞与融合的角度,解析美国教育技术思想理论的流变历程,以期对我国教育技术研究提供借鉴,帮助我们更清晰地认识教育技术发展的当代趋势与未来走向。

一、学习思想的奠基:美国教育技术思想渊源与启蒙

美国教育技术领域实践的历史起始于1920年代的“视觉教学运动”[8],但这种实践活动不是盲目的,而是有明确的教育思想与理论作为指导。教育技术史学家赛特勒(Paul
Saettler)认为教育技术是理论思想和教育媒体两个并行发展的领域结合的结果。教育技术思想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智者学派的教学理念与教学方法[4]。因此,本文认为探讨教育技术思想的发展应跨越教育技术实践的历史,追溯影响教育技术实践的思想渊源与发端。

美国作为移民国家,其文化、教育思想主要源于欧洲,继而在多民族、多教派的融合下形成了自身的特色。美国教育技术思想可以溯源到古希腊、罗马以及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教育思想,其与欧洲教育思想发展是一脉相承的。文艺复兴作为资产阶级的思想解放运动,为17世纪的科学思想发展奠定了基础。到19世纪,自然科学的发展与经验主义感觉论哲学促成了经验主义教育思想的发展,经验主义倡导的直观教学方法为后来教育技术媒体应用提供了理论工具。夸美纽斯是直观教育思潮的主要代表人物,他信奉经验主义哲学“一切知识都从感官的知觉开始”的认识论,把感觉经验作为认识和教学的基础,论证了直观教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大力提倡和推广直观教学方法。裴斯泰洛奇继承了卢梭的认识论,并提出教育心理化的思想,开启了教学过程科学化的发展方向。裴斯泰洛奇认为教学过程应遵循儿童心理的自然发展,学习应该以感官的直接观察为基础,从具体的感知到抽象的思维。裴斯泰洛奇使直观教学思想在实践中得以普遍的实施。赫尔巴特被誉为“科学教育学的奠基人”,其教育思想对教育技术理论与实践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赫尔巴特将教育心理学化进一步深化,奠定了教育科学基石。赫尔巴特“统觉”心理学说,提出了形式教学阶段理论,将教学过程分为明了、联系、系统、方法四个阶段,是对教学过程进行科学规划的有益探索,为后来教学设计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基础。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教学科学化运动为教育技术领域在美国的诞生提供了理论与实践背景,在这场运动中涌现出两位著名教育思想家约翰·杜威(John
Dewey)与桑代克(Edward
Thorndike),成为美国教育技术思想的重要启蒙者与奠基人。杜威提出在教育理论与教学实践之间应建立“一门专门桥梁科学(Linking
Science)”,为教育技术学科定位提供了落脚点。“经验”是杜威教育理论中最核心概念之一,他强调“一盎司经验胜过一吨理论”[9],这种对直接经验的重视,为视听教学理论所倡导的反对“言语主义”(Verbalism)理念提供了思想上的启蒙。此外,杜威还根据其对思维过程的五个阶段,设计了教学过程的五步骤,为其后教学设计所遵循根据学习理论来设计教学的思想提供了直接的理论奠基。桑代克同样为早期教育技术的形成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他以动物为实验对象,试图利用动物的学习过程来解释人类学习的问题。他提出的一系列学习原理大多建立在心理实验基础上,因而被认为具有鲜明的客观性和科学性,是“应用科学方法解决教育问题的原型”。这些学习原理成为教育技术诞生的重要理论基础,同时桑代克所倡导的实证研究范式也对教育技术领域研究范式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无论是古代的教育先哲,抑或是杜威、桑代克等现代教育家,尽管他们均不是教育技术学术领域的学者,但他们为教育技术的诞生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和理论基础。特别是他们共同看到了“学习”的重要性,可为教育技术思想学习过程研究的奠基与启蒙。